正文内容:

百年皮具店内仍旧保留着原貌。

赵家丰展示成品皮具。

        拐进瓦房店复州城老街,远远望见独守的复州古城门依旧在,沿着老街,来到300多年的皮匠赵家老宅。推开百年老店的门,掌门人赵家丰的笑脸入目,驱散了幽暗老宅的一室清寒。

        冬日暖阳笼罩下,69岁的皮匠赵家丰正在跟两位老人插科打诨。赵家丰那双布满老茧的手,正熟练地摆弄着已经熟好的皮子。“打我爷爷那辈儿起,家里就开始做皮具,到我父亲这辈儿时,买了这栋老宅。 ”“穷苦人家穿不起裘皮,但他们需要很多套车的马具和马鞍子,得来我们赵家皮铺。 ”当时,皮毛、皮马具和马鞍是3种不同的活儿,都能拿得起来才称得起祖传手艺,否则会被人笑话。赵家靠的就是家传绝技才能立足于复州古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传统的熟皮工艺是个又脏又累的苦差事。一块血迹未干的生皮拿过来,先要在清水缸里浸泡一两天,然后捞出刮掉上面附着的血肉,行话叫“水桌”,接下来梳理毛面,再入药缸浸泡半月,最后才经过硝锅制成熟皮,再经晾晒、净里等程序后交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家丰三四岁的时候就在皮铺里看着爷爷和父亲熟皮、制皮,从给父亲打下手开始,他当了十多年的学徒工。“按祖传的规矩,长子是必须干这行的,如果不学轻则挨打,重则被逐出家门。”赵家丰说,他16岁时正式出徒,和父亲一起经营铺子。自打入了行,赵家丰怀里揣着制皮必备的大铲、小铲、钊子、滑钩,走东家串西家,几十年下来,亲手做的车马套和马鞍、皮袄数也数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近30年来,农村越来越多的机械化生产让车马套和马鞍的需求量急剧下滑,甚至完全消失。赵家丰有了危机感,却不肯转行干别的。“人老了,守着老铺子,过着闲淡的日子也挺好。”他不再四处寻活,而是在门口挂起收购皮张的告示。“儿子、孙子都会熟皮、制皮的手艺,可年轻人哪里耐得住清寒,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。 ”“在赵家,祖辈传下来的手艺是不能外传的,但我不能看着这门传统技艺后继无人。破规矩怕什么,只要吃得了这份苦,愿意学这门手艺的,都可以来。 ”赵家丰说道。

 

 

分享到: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