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内容:

 卞进在他的工作室忙碌着记者

      一个工作台、满墙的制作工具、五六盏样式各异的台灯……这就是卞进的皮具工作室,今年36岁的卞进,制作手工皮具已经有六七年的时间,出于对手工制品的热爱,他将这份爱好作为了自己的职业。

  聊起如何接触到手工皮具艺人这个行业,卞进向记者摆起了家谱,“我爷爷就是西工大的高级技师,父亲和母亲也都是高级木模师,也许是因为遗传的缘故,自己从小就喜欢动手做一些小物件。”卞进回忆道,小时候别的小朋友玩具都靠买的,而我的大部分都是自己一手打造的,把玩着自己制作的玩具别提有多开心。

  虽然从小动手能力就很强,但进入大学的卞进,所选的专业却是与手工毫不沾边的计算机。“当时年纪小,稀里糊涂上了个计算机,读了两年连最起码的操作都不会。”卞进笑着说道,自己对计算机实在爱不起来,于是在毕业前就离开了学校。初入社会的卞进接触过很多行业,卖过衣服、做过编辑,还倒腾过一段时间外贸鞋,那个时候由于经常去南方进货的缘故,卞进第一次真正接触到手工皮具,“真是相见恨晚,我就是要做这个!”提起当时见到手工皮具的感觉,卞进依然难掩兴奋之情。

  发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,卞进马上开始上网查询制作方法、翻阅书籍了解其历史、研究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成品,“那个时候国内还很少有做手工皮具的,资料也非常少,都是靠着自己在摸索。”刚开始,卞进一个星期只能做出一个小钱包,而且也谈不上什么设计,生意也相当惨淡,“一个月只能卖1000元,除过购买原料的钱,根本没什么利润。”卞进说道,那个时候大家对手工皮具的认识不足,很多人都不了解这个,而且价格还比较高,因此理所当然会选择机器加工的皮具。

  熬过艰难的创业期,卞进的生意逐渐好起来,技法也更加娴熟,现在两天便可以完成一个挎包。“大家对手工皮具的认识也更多了,越来越多人接受手工制品。”卞进解释道,手工制品具备流水线产品不具有的个性化设计,同时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皮具势必也会更加结实,说得更加深一点,每一款手工皮具都是有其自身性格的,从前期的设计,到对材料的加工,每一个步骤都凝结着手工艺人个人的情感,而它的款式构造、缝制样式,也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 

现在的卞进借助朋友圈这个途径,订单也越来越多,“现在工作室只有三位成员,下一步想组建自己的团队,同时扩展其他的皮制品类型,例如皮鞋,例如与金属制品、木制品的结合,总之自己是全身心扎进这个行当了。”卞进说道,手工制品不仅仅是一个皮包或者钱包,它也是一种生活态度,一种文化,目前,大家都是比较容易接受快餐类的产品,而对于这种耗时长、价格稍高的手工制品还很漠视,在生活节奏如此快的当下,希望大家能够有时间停下脚步,感受一下周围的美,自己也动动手,说不定一款专属于自己的限量版就会由此诞生。

 

分享到:
相关文章